少女拒飞车党命丧黄埔大道--续

网络世界里,她的网名叫“无雨”,她的宣言是“过快乐的生活”;现实生活里,她在广州辗转谋生5个月,交了一个男朋友,刚刚获得一份满意的工作,准备再给家里寄一个月的工资……在4天前那个躁动的午夜,一切,戛然而止。  
  邓哲玉,一个来自湖南山区的23岁女孩,4天前,在反抗摩托车飞车抢夺时,为抓住那个装有23元钱的手提包,头部遭受重击,终不治身亡。  
  天河棠下村,操着各种口音的人流熙熙攘攘。无数从内地拥来的打工者,选择在这个拥挤不堪的城中村里栖身。穿过窄窄的小巷,在一栋出租屋的4楼,邓哲玉的母亲、弟弟、男友、伯父、伯母、堂姐,挤在大约10平方米的房间内,默然无言,相对垂泪。  
  黑瘦的李柏梅从床下拎出一个小塑料袋,里面装的是几件简单的女式夏装。和塑料袋并排放在一起的,是一个红绿相间的女包,里面装着23元钱。塑料袋、手提包,这就是她女儿,邓哲玉在广州的全部家当了。    

  1983年,邓哲玉出生在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金石镇独石村。  
  父亲是个聋哑人,母亲是个不识字的农妇。一出生,这个女孩就被贫困包围。因为孩子上学,父母要不停地借债。2002年,邓哲玉高中毕业,开始承担起养家谋生的重任。她先是去了县城一家茶馆,学习茶艺。半年后,又前往长沙在一家服装专卖店里当店员。2003年夏天,和很多同乡女孩一样,她南下打工。在她发在网上的求职简历中,她说离开家乡的原因是“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,挑战自我”。  
  因为有着高中学历、学习茶艺、卖服装的经历,以及开朗友善的性情,邓哲玉没有像大部分老乡一样,选择在遍布珠三角的工厂里做一名流水线上的女工。她在东莞樟木头一家大型超市里谋得了一份促销员的工作。她非常珍惜这个机会,很快就学会了粤语,并开始成为家里名副其实的顶梁柱。母亲李柏梅说,两年时间里,女儿负责了弟弟的所有学费,此外还往家里寄了五六千块钱。  
  在此期间,她还告诉母亲,自己找了一个男朋友。母亲责怪她:  
  咱们家里太穷,外省男孩子根本不会体会到。她考虑一番之后,顺从了母亲的意思。  
  去年11月,因为家中有事,邓哲玉不得不辞去东莞的工作回到湖南老家。今年正月二十八,她再次选择了外出打工。母亲说,那次出来,她将在东莞攒下的所有积蓄都留在了家中,只带了路费。从山沟里的家中走出来可不是一件小事。从独石村出发,要走好几个小时的山路,必须在县城住一晚,才能坐上去邵阳的车,然后,才能坐上南下的火车。  
  一路辗转,邓哲玉来到了广州。在这个巨大而陌生的城市里,她只有一个亲人,在一家小公司做平面设计的堂姐。她寄宿在堂姐的出租屋里,四处奔波找工。虽然家境贫寒,邓哲玉对生活却充满了上进的热情,她喜欢接触新鲜事物。在东莞工作期间,她就学会了上网,拥有自己的QQ号和电子邮箱。这次到广州,她选择在网上求职,四处散发简历。  
  但面孔紧绷的城市不会轻易接纳这个异乡的女孩。直到两个多月后,她才在中山大道一家环保产品类公司谋得一份推销员的职务。工作很辛苦,一个月后,她拿到了在广州的第一笔工资:500元。然而,坏消息接踵而来:从下个月起,公司连200多元的底薪也取消了。  
  巨大的辛苦和收获不成正比。邓哲玉放弃了这份工作,重新谋职。7月初,终于又找到一家礼仪礼品策划公司,做业务员。这份工作让她相当满意。同事和老板都不错,重要的是,在这里,她说自己不只是挣钱糊口,还找到了做事的快乐。    

  在这期间,她还收获了自己的爱情。在堂姐楼上租房的一个小伙子小余,也是邵阳老乡,看上了她。小余5年前从湖南师范大学毕业,做IT,做销售,到处闯荡,生活也不节制,“几乎没攒下什么钱来”。邓哲玉让这个27岁的大男孩突然有了安定下来的感觉。 
  “你不要以为她和一般的打工妹一样”,小余红着眼睛,反复地强调,邓哲玉素质很高,喜欢上网,爱读销售和文学书籍,两个人在一起交流没有差距。最让他动心的是邓哲玉的性情,开朗、温和、又积极上进。两个都在异乡漂泊的男女,心靠在了一起。  
  7月底,小余回了一趟长沙。离开前,两人都谈婚论嫁了。“我们设想,在广州好好干两年,攒点钱,还是回湖南生活,这里物价还是太高了。”  
  双方家长都知道了这段姻缘,并且由衷地支持。两个人的恋爱相当朴实,“最多的时候,都是呆在房间里,看看书,说说工作和未来”。“她不喜欢出去”,小余说。其实,他也明白,女朋友很清楚,在这个城市里,哪怕出去到步行街上走一走,至少都要花两块钱的车费。  
  两个人最浪漫的一次经历,是一起去逛了天河公园。花了5块钱套圈,居然套中了两只玩具狗。至今,这两只毛茸茸的小狗还摆在小余的电脑上面,一只白色,一只红色,“刚好是一男一女”,邓哲玉对此爱不释手。 
  今年8月,堂姐考上了研究生。因为,一直受堂姐照顾,邓哲玉感到很不安,打电话告诉姑妈,堂姐研究生开学时,她要封一个大红包。远在老家的伯父母也要借机过来看看女儿。这也让邓哲玉很兴奋。她告诉堂姐,要带两个老人去越秀公园。  
  8月12日晚,她告诉堂姐出去见一个朋友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  
  13日凌晨,堂姐在广州市第六人民医院见到了昏迷的邓哲玉。据警察称,邓哲玉遭遇飞车抢夺,抓住手提包不松手,对方加速,致其头部撞到硬物,颅内淤血。当天下午,被医生宣布脑死亡。15日上午,家属签字,放弃治疗。随后,尸体被送往殡仪馆。  
“那23块钱,是她所有的积蓄了,她的新公司第一个月的工资还没发”,堂姐说着,再次拉开那个让堂妹舍命死抓的红绿相间的手提包:一把雨伞、一个名片夹,23元钱——两张10元,三张1元。  
  邓哲玉一直和堂姐挤着住。每到周末,堂姐的男友过来时,她就去和自己男友的表姐住。在广州生活5个月,她甚至一直没有拥有一张床。但是,她又是热情开朗的,喜欢新鲜事物,所以爱上网。在这个虚拟世界里,她称自己为“无雨”,她的宣言是“过快乐的生活”。  
  邓哲玉遭受的致命一击,也重重地打在很多人的心口。不论在现实中,还是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。网民们纷纷给这位不幸的小网友献上哀思。  

 “……忽闻哲玉死,不觉动颜色。悲端从心来,触我心恻恻……父母为尔哭断肠,行人为尔动伤情……”23岁少女邓哲玉的惨遇引起了众多陌生人的关注,截至昨晚11时,网易新闻的论坛里,相关评论已达到4400条。  
  8月14日下午,尽管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专家判断邓哲玉已经脑死亡,但家人仍不能接受。下午5时许,他们自己又请来军区总医院的专家,但得到了同样的结论。  
  “我们实在不愿意相信她已经死了,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我们都要救她。”邓哲玉的堂姐邓哲林说,医生14日下午就建议放弃药物,用能量药物虽然可以暂时维持心跳,但改变不了邓哲玉已经死亡的事实,她的瞳孔已经放大到了极限。但家人还是拖到15日上午。15日下午1时08分,邓哲玉的心电图呈直线。  
  邓哲玉死亡的消息经网络传播后,引起了很大反响。据家属透露,邓哲玉生前工作过的深圳美之高公司已计划向其家人捐款。很多老乡也纷纷表示要发动捐助。


写的不错!


这个世界怎么就对这些人这么不公平呢
最可恨的是那些抢她皮包的人
真的是太可恶了


社会的黑暗面给很多人带来不幸!

回帖:
请先登录